浮生.

请求

@LOFTER小秘书
这个版面设计让我窒息,哪个在前哪个在后都分不清。

酒德麻:

利利:



@LOFTER小秘书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日常彩虹屁

嘤嘤嘤没文化的人只能文盲式追星嗷嗷嗷嗷嗷

居老师的芒果面包树:

居一龙老师是我这些年痴狂的美人们里唯一一个我真实的觉得他是“此人只应天上有,偏入凡尘渡众生”的那一号人物。明明他以前有些不太愉快的经历可以很好的拿去艹人设艹话题,然而他本人的气质却是恒定的,所以除了他自己什么人设都艹不了,也正因为他这个人的恒定性,你才觉得这个人真实的可亲,但生得太美的人天生给人攻击性,何况他不止美貌还有好多优点已经优于常人,所以又不敢亲近,是怕亵渎。
我很诧异这样一个愿意全身心投入角色为角色吃苦的演员出戏格外的快,他说他觉得自己每时每刻在变,于是一路往前去找,像不像神的渡劫?这个才30岁的青年演员竟然能让人看出表演流派,在采访里坚称自己有性格包袱,而且从来没有为了非工作时间的表演效果放下过“包袱”,他分的太清醒了,太分明了,他那么灵,天生能吃这碗饭,所以在听到别人说他不适合当演员的时候,他特别“不朱一龙”的在心里冷笑:“我可以。”

“我原谅你了”

这真令人感到心痛。

"小太阳:

作为经历过的受害者


有关被抄袭的记忆就是害怕愤怒与无助,当然了这个无助,还可以将它理解为:我无可奈何,哪怕嘶吼,也得不到回应与帮助。


像是不会游泳的人站在岸边,因为深爱着沙滩里的贝壳,而勇敢站在岸边开始用文字赞美贝壳。


却在某一天被人一脚踹进大海那样。


我挣扎在海里看着岸边的人。


加害者一脸无辜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污蔑我,她影响了我的生活,我要离开这个海岸。


她的追捧者唾弃仍在水里挣扎的我,说:你真该死,谁让你非要站在岸边,你为什么不会游泳!你赶尽杀绝逼走了她!


旁观者说:她不是故意的,你何必咄咄逼人。


但此时,不会游泳的我仍在海里,没有人伸手将我从海里救回来。


可能我有幸被海浪卷回了岸边。但,此时岸边早已人群四散,加害者,甚至不用说一声抱歉。


下一个岸边,她仍可以继续这样。


而我却患上了深海恐惧症。


这时候有些人会回到岸边,说:你看,这就是那个不会游泳还偏要站在岸边,掉进去还怪别人的人。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一个关于剧版镇魂的统计

mark.

TeacherZ:

Mark


人间必胜客:





1.
沈巍赵云澜同框时长311分06秒。

2.
沈巍赵云澜共对视297次

3.
沈巍喊小澜孩赵处长40次,赵云澜47次,云澜1次。
共计:88次。

4.
赵云澜喊沈巍沈教授52次,沈巍36次,黑老哥36次,小巍2次,沈老师3次,沈公仆1次,老黑哥1次。
共计:131次。

5.
赵云澜一共吃了24根棒棒糖。

6.
沈巍吐血4次。

7.
大型双标现场6次

8.
沈巍扶眼镜3次。

9.
夜尊传销17次。

10.
4对cpbe。


一些统计时发现的小细节:

巍澜俩人喊赵处长/沈教授这种带有尊称的称呼基本上都是在前期喊的,后期就不怎么喊了,两人已经默契到不叫姓名称呼都知道在跟对方讲话了。
以及两人都是在对方受伤,情况危急时脱口而出对方的大名,所以后期赵云澜/沈巍的名字会出现的比前期多得多。



另:有一些实在统计不了,衣服什么的我看好像有人统计过,加上后期衣服我有点混了,就没继续统计了,但是小澜孩衣服比沈教授少多了。
同框有些时候太零碎了,我有些地方按照同时出现统计的时间。
对视里包含了,相视一笑,深情对望等视线交出火花的次数,有些对视时间过久,抬眼过快的我是按照一次算的。

纯人力整理,错误疏漏可能会有。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巍澜可期,未来可期。


神思恍惚胡言乱语占地儿抱歉

我这人傻,直接看剧情看不懂。
我以为巍巍真的只是和面面回家了,我以为赵云澜真的回来了,我以为他们真的会在流星雨之后的 真正的最后再见,在街头相视一笑。……对不起好像是我太傻了点儿。
还有就是,你看大庆多可怜啊,爸爸妈妈女朋友小鱼干都没了,大概只能打林静聊以慰藉了。
我要花几天缓一缓情绪,有点出不来了。

他们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QAQ

蓦然已不愿回首:

《镇魂》大结局有感

一定要写下来,不然太可惜了……

OK~镇魂今晚完结了……
成功让我落泪了,好嘛……全都死了,一个都没活。
心肝脾肺肾全都虐了个遍。
小鬼王和面面那段哭了,赵云澜回想沈巍割腕那段哭了,最后的最后也哭了……反正已经数不清哭了多少次了……
所以来写写感想……

沈巍啊沈巍……原来有些结局,早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啊……
相逢意味着下一次的离别。
自学校那一眼开始,就已经为后来的结束埋下了漫长的伏笔。
从四圣器的出现,他应该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他格外珍惜与赵云澜独处的时光。等了一万年,找了一万年的人,近在眼前。他却只能趁他不注意偷偷看上几眼,带着从不掩饰的深情与眷恋。
他知道,一切就快结束了。
他瞒着他,淘换全身能量。他不会说谎,也不能全都说实话。面对赵云澜的担忧和追问,他只能露出愧疚的眼神。
他不能说。
他怎么说得出口……
他怎么能说,他要去地星,他要和夜尊同归于尽,他要离开他……
他怕,说出来,自己就舍不得了。

赵云澜看到林静回来的时候,眼神里是有光的。
他以为……他以为沈巍也会回来的……
看到众人的沉默,他明白了,也崩溃了。
听到夜尊的话时,他如同醍醐灌顶。
他明白了。
原来……原来早在那个时候……
早在那个时候,那个人就做好了准备。
原来……他已经酝酿了这么久了啊……
夜尊没了,沈巍……也没了。
赵云澜瘫在地上,一声一声地唤着那人的名字。
“沈巍……沈巍……”
昔日的黑袍使牵着弟弟走上台阶,听到赵云澜的呼唤,他停下脚步,缓缓回头。
“沈巍……沈巍……”
声声入耳,字字刻骨。
赵云澜的声音里,满是不舍、希冀和眷恋。
这是沈巍以前从来没听到过的。
他很开心。
可他却再也不能对那人的呼唤做出任何回应了。
但他不后悔。
至少,这一次,是他去牺牲。
他终于,终于能真真正正的用命来护住那人了。
“云澜,再见。”
沈巍看着地上的赵云澜,微微一笑,牵着夜尊离开了地君殿。
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颗小小的琥珀掉到了赵云澜的身边。
他颤颤巍巍地打开,发现琥珀里,是一万年前他喂给沈巍的那颗棒棒糖的糖纸。
原来他一直留着啊……
赵云澜合起琥珀,用力攥在手里,眼泪随着阖上的眼眸落了下来。
“沈巍啊沈巍,你好狠的心啊……”

赵云澜靠坐在倒下的废墟上,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镇魂灯的灯芯,点亮了希望。
我猜,他那时候应该在想——
“沈巍啊沈巍,你都能做的事情,我赵云澜……怎么会做不到……”
沈巍死了,他赵云澜怎么会独活?

地星有了光,与海星相连的通道也彻底关闭。
从今往后,两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交集。
地星人再也不会到地面上来为非作歹,灾后重建的工作也被海星鉴安排执行得井井有条,人们很快从大战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带着希望开始新的生活。
小郭终于变得大胆了,有担当了,成为特调处的一把手了。
他再也不是跟在楚恕之身后的小跟班了,楚恕之……也不在了。
“你可是夜尊认定的镇魂灯最完美的灯芯养料,自信点!”
“嗯!”
“笨蛋……”
“楚哥!等等我!”
……
特调处的副处还是万年老猫大庆,科研人员还是铁打的科技界国民老公林静,祝红也终于成了一个合格的亚兽族大族长。
龙城还是那个龙城,特调处也依然是那个特调处。
特调处的处长依旧没变,但赵云澜……却不再是赵云澜。
龙城大学教室的讲台上,也再不会有那个不擅长使用电子设备的沈教授。
果然是物是人非。
曲终……人散。

“对了,我姓赵,来这里办案。”赵云澜挑挑眉,对着那人微微一笑,“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在这里任教。”那人同样报以微笑,还故意将名字念错了,望着赵云澜的眼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希冀。
“沈巍?”赵云澜愣了愣,笑道:“好名字!”
“……”沈巍眼中的光暗了下去,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赵云澜掏掏衣袋,将一张纸片递给对方,“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可以提供的线索,可以给我打电话。”
沈巍接过来,面上依旧带着笑意,“好。”
赵云澜主动伸出了手,“回见。”
沈巍一怔,缓缓握了上去,一时间竟是舍不得放手。
直到那人看着他的眼神里多了不解和质疑。
看着赵云澜离开的背影,沈巍才拿起手中的名片细细端详。
“赵云澜……”

……

“自从我接管特调处,这还是黑袍使首次莅临指导,黑袍使来的时候路不好找吧?还是忘了路怎么走?”
“地星人偷上地面作乱,是本使的疏失。”

……

“我只问你一句话,这次的事情,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没有……”
“放人——”

……

“你在这儿守了我一晚上?”
“你就当,是我报答你在巷子里帮我解围的人情吧。”
“你要是真想报答我,还不如加入我们特调处呢……”
“粥还是温的,趁热喝,把药吃了吧。”
“沈巍啊沈巍,你说你这么好,要我怎么舍得放手?”
“……”
“你要是想喝粥了,可以直接到对面去找我,我建议你,一日三餐按时吃。”
“你要是想知道我有没有按时吃饭,加入我们特调处不就知道了吗?”
“请容我拒绝。”
“你说你总是这么拒绝我,还真是我人生一大的挫败啊……”

……

“沈巍啊沈巍,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不说,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让你……陷入更深的漩涡……”

……

“不过我被蒙在鼓里这么久,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这么三言两语的就把我给打发了,不合适……”
“那怎么、怎么才算合适?”
“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呗……”
“为了我,加入特调处呗……”

……

赵云澜突然福至心灵,脱口而出一句:“小巍!”
沈巍一瞬间失了神,收了手中的刀,愣愣回头看着他,“……你叫我什么?”
赵云澜一笑,“小巍啊……”

……

赵云澜脸色难看,他一把抓住沈巍的手腕,“你别想着骗我,为了治我的眼睛,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沈巍没有说话,轻轻挣开了他的手。
“你用了长生晷,你拿你的命来和我共享,用你的能量来抵消我的侵蚀,对吧?”
“我、我、我身上的能量体系受到了重击,我必须……淘换全身的能量……”
“……很疼吧?”
“幸好……幸好,我伤惯了……”
“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做……”
“值得。”
“那你要我怎么办?感恩戴德?三跪九叩?你又不是长生不死,我凭什么随随便便欠你一条命?!”
“这条命,是我还你的……”

……

“赵云澜,你不能再砍了,夜尊在这条锁链上施了咒,看来,连我的共工长刀也没办法破解了。”
“有用了!有用了!”
“赵云澜,你不能再试了!你赶紧带着郭长城离开这里!你听到了没有?!!!”
“啊——”

……

“你不用一直扶着我,我自己可以……”
“什么不用?你看你现在,跟个孕妇似的。”
“你陪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吧,我想念这里的阳光。”
“行。”

……

“我姓沈,他们都叫我嵬,说我是从山里来的。”
“喂?打电话呢?”
“?”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不如你就叫——沈——巍,怎么样?”
“沈——巍——既然是昆仑给我取的名字,我当然喜欢了,从现在起,我就叫——”
“沈——巍——”

……

“沈巍,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不要后悔,沈巍……”
“昆仑——”

……

“沈巍?”
“我找了你一万年,终于……找到你了。”

……

“这些伤怎么不能自愈了?”
“这些伤不算什么,赵云澜,你快走,赵云澜,走,走啊!”
“谁伤你一刀,我必要他一命!”
“如果有一刻,我必须用我的伤,来换大家的命呢?”
“……”
“我相信,到了那一刻,你就会有答案了。”

……

“云澜,你一定会理解我的计划的。”

……

“我不后悔……”
“不要、不要啊——”
“沈巍……沈巍……”
“……”
“不要!!!”

……

“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

……

“沈巍啊,原来,你酝酿了这么久啊……”

……

“赵云澜啊赵云澜,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荣幸,来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

“你来了。”
“要走了?”
“任何生命,都会消散的。至少我们的选择,很有意义。”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好。”

……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

“你好,我姓赵,来这里办案,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巍,在这里任教。”

……

“我找了你一万年,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

“我找了你一万年,终于……找到你了。”


本来尘埃落定之后,看到赵云澜从特调处的大门走出来,眼眶一热,还以为他们都回来了。
可是回忆却道出了一切。
原来,赵云澜早就料到自己的结局。
原来,他与沈巍一般,已经不再活着了。
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成全吧……

《镇魂》,63天的旅途,终于还是走到了终点。
从6月13日的一眼万年,到7月25日虫洞中落泪的相视一笑,沈巍与赵云澜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句点。
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就像沈巍说的那样,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他们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然后,继续他们未能圆满的故事。

很开心能作为镇魂女孩度过这个盛夏。
荧幕上的故事虽然已经谢幕,但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空,沈巍和赵云澜的故事永远不会落幕。
2018级的镇魂女孩,毕业了。

这个盛夏,感谢有你,有你们。
《镇魂》,是这个盛夏最美的初遇。
沈巍,赵云澜,谢谢你们。
朱一龙,白宇,谢谢你们。

【傅红雪/朱一龙】世间有少侠,其名傅红雪

请允许我吹爆傅红雪!!!
吹傅红雪不少吹新边浪谢谢……

独钓寒川:

【傅红雪】世间有少侠,其名傅红雪
吹吹傅少侠 吹吹居老师

复仇为父仇,梅花映红雪。

傅红雪是妙绝的好名,美中不失刚劲本色,凛冽中带温度。似是天地一白,大雪压枝,忽见红梅破雪而出,花开时振玉花空,耳边风起冰散响。飘渺境界中唯有一字重万担——“傅”。是寄予厚望的复仇;更是世事弄人的赋仇。本不属于他的仇,不相干的恨,都成了唯一的信仰。为之生,为之死,而后又不禁叹造化弄人。何等顽愚?何等可笑?乐耶,一笑泯恩仇;悲耶,人无再少年。酒后谈资,笑罢!茶余饭后,笑话!百般苦痛千般难,终化作万般无奈,空余音。

看了相关的采访,居老师在拍戏的这段时间眼睛有些发炎,眼角带红既让人心疼,又更给这个角色添了无穷的魅力,三分狠,三分恨,三分惮,一分柔,无声胜有声。眼波流转,笑泪尽在不言中。感叹居老师的敬业,风沙进眼睛肯定不好受,不仅不能做出难受的表情还要按剧本推动情节发展,确实不易,确实辛苦。访谈中居老师也说到,演完之后还有点没缓过来的感觉。悲剧让人痛苦,也让人沉溺,傅红雪是悲剧的人物,他的一切都由居老师表现。武侠的恨太深,江湖的怨太久,如何能苛求一个年轻人把这样一个人展现在荧幕上呢?可居老师做到了,除了他谁都不行。居老师的小心思,小设计,小细节,每一点都不是刻意做作的表现,每一点都是锦上添花的点睛之笔。居老师应该很擅长揣摩,塑造人物,不仅是读懂,不仅是理解。傅红雪不是朱一龙,但朱一龙可以成为傅红雪!无我,入胜,足以看出居老师对于工作,对于艺术的执着与追求。


宝刀不出鞘,唯向世间恶。

剧中让我印象极深的是每每有打斗场景都有傅红雪的刀的特写。眉峰一簇,环视四周,刀锋亮,弓弦拉。以一当百,挥刀向前,一片兵刃厮杀之中,唯不见宝刀出鞘,偶尔出刀也是刀背向人。虽非强敌,可人人欲诛之为快,刀刀皆为取其性命。纵然如此,他仍不愿夺他人之性命。谋我命,仍怀仁;刀剑无情,少年有义。面对极恶之人亦毫不犹豫,亮刀雪恨,一斩人间万事非。仇恨并未让傅红雪的内心完全扭曲,他是善良的,他的内心是柔软的。对于更加细腻美好的感情他又是如此笨拙,不知所措。不懂经营,更难谈珍惜。时而绝决,时而模糊。太残忍,连这份美好都无法享受。他非端方君子,少几分和煦温雅;亦非玉戒尺,难为世间楷模。他是侠客,孤身战江湖,除恶安天下。

居老师真的很擅长演内心戏,剧中面对马芳龄和翠浓那种同样柔软却明显不同的处理让人拍案叫绝。对翠浓是更坦诚,更放松,毫无隐瞒;对马芳龄则是多顾忌,带欺骗,误会迭起。语气,眼神,同含爱意又多点复杂的意味。尤其对马芳龄追求这一方面转变也极为明显,背负复仇任务接近,逐渐显出真心,又被母亲警告,压抑感情,再到真情流露。无情,柔情,轻视,珍惜。细腻又美好,但终究难成全。

傅红雪不是典型的侠客形象,也不是男主角,是居老师让这个角色更加立体饱满,让人喜爱。

边城有未停角声,浪子亦独步行吟。






长发不易,居居叹气😂

Lucy .:

居老师和北老师的互动好甜啊😂😂😂😂

我……昏迷。

自 渡:

“我信了你的邪”
也就听了几十遍吧🙂🙂🙂🙂
想魂穿那只狗子


即将考试的人
只想看居老师

我的妈妈说她害怕我,我们全家人都害怕我。
对不起,是我可笑了。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关系前所未有的好,我把这句话写进日记里。我们其实不算长晚辈关系,一直是朋友关系。我一直认为是我偏激的性格不稳的情绪和不擅与人打交道有所缓解,我好开心,我想要告诉全世界我要一个超级好的妈妈而且我自己也在不断变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她忽然就说她害怕我所以什么东西都顺着我。我以为我们这段时间聊人生聊理想聊什么都那么对调是因为我们关系生升温互相理解互相适应的结果,可那只是她害怕我反复无常的脾气而战战兢兢顺着我的结果。
只是这一句话而已,没有人理解为什么我会表现得像天塌了一样,他们说,不要作,该干嘛干嘛去;就吵架的一句话你还经心了真是没事找事;你能不能认清楚自己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不知死。
是,我不知死,那个时候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那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引燃了一切,就像陷入沼泽一般。我整天整天地请假,旷课旷考,每天在房间里一直睡,不吃饭不说话,看起来无悲无喜魂在天外。即使去了学校也不听课不做题不和同学交流,我知道这样不行可是我实在无力改变。那个时候每天都想从四楼的教室窗口出去,每天上课别人听课做题我就看天,刀在手腕上划了几次又放回去。班主任特别不喜欢我,从来不理会我。我想大概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死亡即自由。
有所缓解是因为我有一天晚上去音乐房唱了一个晚上的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感谢毛不易,我觉得他救了我一命。从此以后我又可以勉力披上开朗的皮,收起我脆弱的玻璃心。
距离高考还有十九天的时候,一个男性朋友被她的前女友在网上发了裸照,一览无余的那种,。
距离高考还有八天的时候,班上一对情侣,女生神经质怀疑男生勾搭上了同桌女生,拿刀给他放了个血。我就是他的同桌女生。
挺荣幸啊,有多少人的高三最后可以过的这么精彩。
好不容易我考完了,放了假,逃到了上海。待了十天我爸催我回家,我说我不要回去,这里至少没有人怕我。
结果他们打电话过来骂我神经病。我当时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这么久养回来的力量。
回了家之后我就再也没和他们一起坐在餐厅窝在沙发,每天只有三个活动。去小区门口咖啡厅里要一杯美式然后一坐两三个小时,回家上床醒着睡着十几个小时过去,穿好衣服去体育场慢跑健走一圈又一圈。一整天都不需要说话,多好啊。
一直到现在,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醒着的时候耳朵里就是用乐器定音器时那种尖锐的“嘀——”声,孩子的哭声和把纸窝成团的声音。再也不想吃东西,没有想吃的,吃了之后就想吐。心口疼,固有的胸下肋骨疼一波一波地加剧,体质寒凉医生不让开空调闷的头疼到沉的抬不起来,睡久了浑身无力得仿佛散架。
我精疲力尽,可是不知道路在何方。
在哪儿呢。

“It's alright, I don't mind, everything is good, to be alright.”
                                             ——Hilary and Jackie


打扰了,抱歉。